zhengmomo

【圣斗士/架空/粮食】 天之痕 番外 天之苍 海之蓝 之四

昕月:

天之苍  海之蓝




四、




米罗站在窗前,加隆的突然出现把他的心情给完全搅乱了,无意踏进那个酒馆却让他发现加隆,如果他迟去了一步还真不想到会是怎样的后果,毕竟现在加隆可是头号通缉犯,最终战役结束之后他也曾去打听寻找加隆的下落,潜意识这个背负满身血腥和罪孽的男人不会就这样死去,虽然他犯下谁都无法赦免的罪行,但是如果没有他最后的逆转结局,那青砂国在这场战争中必败无疑,所有的人都不可避免得死在战场上,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加隆不是也完成了这个国家高层里某些人的心愿,将索罗王朝重新纳入青砂国的统治范围,而受了重伤并失去记忆的朱利安-索罗也已远走其他大陆,传承了三百多年的王朝就此倾覆。




加隆……真是任性妄为的男人,从少年时代就是这样,说自己天真而直白,他自己何曾不也是那样,即使经过那么多年、经过那场生死大劫……




而对面刚刚晋升的年轻上校似乎心情很不错,此时他正小心的将沸水注满面前的茶杯,随后房间里开始弥漫着茶的香气,他拿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口随后露出满意的笑容,他将另一杯递给了米罗,打断了后者的沉思。




“幽暝王国已经完成了王位更迭,继任者是上任国王的儿子,今年只有十三岁,但由王女摄政,据说这是三巨头之间达成的条件。”卡妙开口缓缓说道。




幽暝国是第二大陆军事能力最强的国家,但是近年来国内矛盾较多,扩张的野心一直受到阻碍,而多年来青砂国一直处于守势也借机收回不少领土,但这次三巨头难得达成一致,这对刚经过与索罗王朝一战、尚在恢复期的青砂国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




“另外我刚刚接到调令,后天第十一军团将开赴北方,接替第二军团镇守萨莫沃尔区。”




萨莫沃尔区,位于青砂国的北端,与苍澜王朝接壤,历来是军事重镇。




“在这个时期这么大的调动,”米罗微微皱了下眉,现在整个军队中没有谁比卡妙更了解幽暝军队,却在这个时候进行这样的变动,实在有些不对劲。




“军人的职责是服从,而不是质疑。”卡妙的表情依旧平静,“而且第十一军团经过与索罗王朝一役,本身折损太大需要一个恢复期,这样而言其实是件好事。”




“那若幽暝国真的进攻,难道还有比你更好的人选?”米罗从窗边走到沙发上坐下,和索罗王朝战争结束后他就从第十一军团正式调入了撒加的中央军团,在很多人眼里这次和索罗王朝的战争中,米罗的异军突起真是个意外,有很多人认为他只是运气好而已,是撒加想在自己军中培植自己更多亲信来更好得掌握军队,当然那次绝地反击击溃索罗王朝第四师刷新青砂国军史的奇迹之战也确实展现了米罗的实力。




卡妙没有立刻回答,他只是轻轻晃着手中的茶杯,浅褐色的液体慢慢旋转出小小的漩涡,就像即将就可能发生的一切,席卷所有人。他忽得想到那场奇迹之战后和撒加的对话:




——米罗是很有能力和善于抓住机会的年轻人,他在战场上所表现得根本不像初出茅庐的新手,更像一个拥有丰富战场经验的老将,他的指挥能力和应变能力根本不是军校那样的体系能培养出来的,当初看到他的实战成绩时就让我感到很诧异,查阅过他之前的经历却没有任何线索,却没有想到却有这样的惊人效果。




——那是你的眼光准确,你看人用人从来都没有失误过,撒加。




——卡妙,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所以你才放手让米罗去指挥,作为战场上的老将,在那样的情况下启用一个并无任何指挥经验的新人,那样的结果却让人震惊,你可知道连童虎大元帅都写了封加急信过来……




——撒加,你一直是不喜欢猜测的人,最重要的是要什么样的结果?就像你意料的一样,米罗拥有优秀的军事天赋,假以时日必大放异彩,甚至超越你我。至少这样看来,你我都做了件正确的事情,或者这可称之为命运的使然。




——……外面都说卡妙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却没想到其实面对你,我其实有时也会哑口无言。




“听说总理大臣史昂推荐了你……”卡妙看着米罗,露出少见的饶有兴趣的表情。




“别开玩笑,那只老狐狸怎么会推荐让我去打头阵,他这是干不去找罢免的节奏吗?”米罗端起茶杯想喝水,听到卡妙的话,手中的茶杯差点没有拿稳,米罗在心里掂量着自己怎么会得到史昂的注意,他可还不想成为那些政客们手中的棋子。




“其实我觉得他的推荐没错,如果幽暝国挑衅,现在还真有比你更适合的人选来迎战吗?”如果卡妙的下属见到这一幕,他们一定会惊异他们将军此刻的表情,一贯冷漠严肃的表情却是最自然的笑意,没有任何掩饰。




 “我才不想成为那些老头子们博弈的工具。”米罗拭去军服上的水痕不以为然的说道,他本身对那些政府内阁高官无甚好感,原本军校毕业进入第八军团就是不想涉入这些派系争斗,但是没想到还是不可避免进入这个漩涡,毕竟他现在所隶属的是站在风口浪尖最高处的撒加的直系军团,而且早前他也从卡妙口里得知正是撒加将他从第八军团调入第十一军团。




撒加、加隆……米罗想到他和这对兄弟还真算得上有缘,虽然这次撒加打了胜仗,但是战争罪魁祸首之一却是他孪生弟弟,而且从这次卡妙的调动就可以看出撒加如今的处境,无论他打多少场胜仗,在权力争夺场上他无法改变多少,而且自己其实也无法得知撒加对加隆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态度,虽然最终一战目睹了撒加那时的情绪外泄,但是他现在以对撒加的了解尚未到可以袒露一切的地步,而且从私心上讲,虽然加隆罪行累累可是对他却是没有失过仁义,所以他也并未去找撒加,虽然他知道现在加隆最想见的人一定是撒加,不过加隆既然已经活了下来,为何不就此隐藏身份远离这一切,还要拖着重伤未愈的身体回到这是非之地,明知是死途而非要前往?




“另外昨晚接到边境传来的军情,幽暝国的军队已经攻破苍澜王朝东南最大的重镇,消息说被俘虏和投降的苍澜军全部被屠,苍澜最丰饶的东南之地已在幽暝国军队控制之下,而这次幽暝军队的统帅是三大巨头之一的拉达曼拉斯,也是现任摄政王女的未婚夫。”




“拉达曼拉斯……”米罗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想到那个淡金色短发的男人,那个十多年前的少年已经成长为让人胆寒的将领,苍澜王朝在他手里已经丧失了不少领土,如果幽暝国的目标还有青砂国的话,那么他们的战线未免拉得太大。




“虽说现在一切都是假设,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幽暝国主动进攻的前提下,”卡妙停顿了下,“可是根据军队战略分析委员会的分析,幽暝国对苍澜王朝的进攻可能只是幌子,真正目标是青砂国。”




“因为苍澜王朝表现得太为懦弱和胆怯了,但是幽暝国军队要再推进的话必须穿越马耳戈高原,而现在却是最寒冷的季节强行穿越无疑是自杀的行为,那唯有等四个月之后高原破冰融雪之后,或者还有种方式那就是直接进攻夺取我们西北重镇,以此为据点从背后推进进攻苍澜,或者南下直取北河都城,毕竟我们刚经过和索罗王朝一战,可以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米罗下意识得紧紧捏住杯柄,茶杯的水面倒映出来的年轻人表情虽然平静,但是紧抿得嘴唇却泄露出难以隐藏的一丝愤怒,苍澜国在八年前那场权位争斗之后已经满目苍夷,一个王国的建立和发展是需要许多代的牺牲和努力,而崩溃和衰败却是如此迅速和无奈,那曾经创造出辉煌文明的古老帝国在黑色战甲的侵袭之下迅速溃败,坚守数百年从未失守的城池纷纷拱手相让,金色闪耀的光彩全部淹没在黑的狞笑之下,而尚未从上一次战争中恢复过来的青砂国是否也会重蹈覆辙?




不会的……米罗听到内心有个声音在说,突然得他站了起来,那自重逢加隆之时一直困扰于心的问题,那刻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他想他已经明白了加隆的目的。




是因为幽暝国,加隆是知道了幽暝国要发起战争,所以才拼了所有、舍弃一切赶回来的吗?这就是他的赎罪,所以即使死途他也不会停下脚步,加隆一直都是加隆,从未改变过……




“米罗?”卡妙看到米罗的动作,以为他想起了什么往事,刚想说些什么,却看到米罗披上大衣向门外走去。




“我有点事要去解决。”米罗转过身,脸上已经恢复往常的模样,他想他应该明白了一些事情,剩下的就是该如何行动,加隆的事情他不能让卡妙知道,艾尔扎克的事情是一道解不开的死结,虽然和艾尔扎克曾兵戎相见,但是艾尔扎克的战死加隆脱不了干系,他也大概知道艾尔扎克和冰河间的过往恩怨,而加隆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让艾尔扎克率领第四师重创了第十一军团,第十一军团因此差点全军覆灭,战争双方之间本来就各为其主,谁也说不上谁行为更为恶劣卑鄙……




米罗走出卡妙官邸的时候,天空中有细碎的雪花飘下来,第二大陆已进入最寒冷的季节,竖起大衣的衣领仍抵挡不住袭来的凛冽寒风,让他忍不住打了寒颤,虽然已在北河生活多年,但是这里冬季的寒冷气候还是让他很不习惯,最终一战的战场离北河有将近三千里,身受重伤的加隆是如何经过漫长的跋涉隐藏身份到达北河的?而现在只有撒加才是一切的钥匙吧,米罗叹了口气,转过身朝撒加官邸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总理大臣史昂停下手中的笔看着眼前的来人,略微思索下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其实这是一个双赢的结局,你为何不好好考虑?”略带苍老和嘶哑的男低音低声说道,“比起过去,人们更在乎的是眼前和未来,用美好的未来去掩饰过去的惨痛不是你们政客常用的手段吗?”




“你这样说未免太过直白,被你这么说,我真是无地自容,有时午夜梦回想到过去,真有些怀念当年,那么热血的年轻时代。”




“权力已将你的锋芒和希望吞噬,当年的你早就不复存在,也许你我的灵魂在那个时代就已经死去,和他们一起埋进坟墓,我们只是在苟延残喘,这漫长得有些虚伪的生命,我们曾厌倦的一切,而却在现今用得不亦乐乎。”




“我真是惭愧,你说的一切我不反驳,但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国家,这个我们付出鲜血以及他们付出生命的国家,我们曾答应过他们要好好守护这一切,不会让任何人来破坏与抢夺。”史昂抬起头,妃色眸子在烛火的映衬下,迸发出和他年纪不太相符的激烈,那种激烈像燃烧在眼底的一簇火焰,越来越旺。




“史昂……”来人的声音平缓下来,仔细听这一声夹杂了些许的无奈和叹息,“我无意干涉你的想法和所做的一切,但是这件事上你太过激进,我们都已经老了,外患已太多,幽暝国的进攻势在必得,如果仅为个人执念那如何谈得上守护这个国家,你应该放开一些才能完成你想要的守护,守护有很多种形式,而非只有你想的这一种,你确实考虑了很多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来人站起身来,他身量虽然不高,烛火却在墙上为他拉起了高大的身影,黑发少年走进来,搀扶着来人离去,他最后那微不可闻的叹息声飘浮在空中,随后无影无踪。




穆看着来人消失在走廊,而透过半掩的门可以看到风已经吹灭了烛火,屋里只剩漆黑一片,唯一的亮光是挂在墙壁上依然铮亮的剑鞘。



评论

热度(33)

  1. zhengmomo昕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