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momo

替嫁新娘(17)

网上闲人:

五十步,从新房到主楼梯只有五十步,然而米罗却花了将近二十分钟才走到。他走得很艰难,摇摇晃晃,步履飘浮。走在一旁的加隆已不止一次提出要扶他,但都被他摇头拒绝了。 

“何苦这样逞强呢?”加隆叹息道。 

逞强?双腿发颤的米罗在心里暗暗冷笑,我可不是这样不看时候逞强的傻瓜!如果不是为了探查自己的身体情况,我早就紧抓住你的手臂不放了! 

然而加隆却不知他的心思,理所当然地认为他这样辛苦自是因为他不想依靠他,更不想让他趁机碰他的身子。虽然觉得这样倔强的他也还真是可爱。但是他这样硬撑对他尚未全愈的内伤并无好处。 

看着背靠扶手立于楼梯口、额头上布满细细的汗珠的米罗,加隆有些心痛,他再次伸出了手,“别逞强了,你的伤还没好,还是让我扶你下去吧。” 

语气中不自觉流露出的隐隐关怀让他自己都有些吃惊,我这是怎么了?竟会心痛这个小骗子? 

正在全神贯注思考问题的米罗根本没听到他的这句话。 

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我的内伤应该已好了一半了,全身的软弱无力主要还是一种使肌肉松弛的药物造成的。能导致象这样的无力状态的药据我所知也不过五种,但麻烦的是,它们的解药都不同,而且有些制起来还很费事,到底是哪一种呢? 

他有些烦恼地咬了一下嘴唇,一丝若有若无的清冽的淡香沁入他的齿间。 

薄荷味!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那家伙吻我的时候不是很奇怪地说我的唇有薄荷的清香吗?这是脱力草的独特香气啊!不用说了,这药肯定是从脱力草的花粉里提炼出来的! 

呵呵!这样一来事情就好办了,只要找到脱力草,用它的叶片泡茶喝,要不了三天我就复原了! 

越想越高兴,脸上忍不住泛起愉悦的笑容。 

被他忽视的加隆老大的不快,手伸了半天,对方连看都不看一眼,真是太没面子了!这会儿看到他笑得那么灿烂,就象捡到宝似的,又让他迷惑。 

这个小东西又在转什么鬼主意呢? 

正想着,高兴得有些过份的某人竟忘了自己是依靠着扶手才站稳的,身子一晃,眼看就要栽倒,加隆迅速伸出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 

“在想什么呢?如果不留神小心滚下楼梯喔!” 

倒在他怀里的米罗有些讶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好奇怪,他好象很关心我似的…… 

被他认为很奇怪的加隆心里也在犯疑,他怎么不挣扎着离开我的怀抱呢? 

还没理清头绪,怀中的米罗突然很和气地问道:“能告诉我一件事吗?” 

“什么事?” 

“你救我的时候是否看到了一匹有着很漂亮的银色眼睛的狼?” 

“狼?”加隆装模作样地抬起头想了想,“好象……好象没看见。” 

“是吗?” 

米罗的唇角微曲了一下,说不出是在笑还是别的什么表情。 

加隆微眯着眼嘻嘻一笑,“狼没看到,可我看到一条坏脾气的小狗狗对我又叫又嚷,它的眼睛好象是银色的。” 

“它……后来怎样了?” 

“走了。” 

“走了?” 

“是啊,我踢了它一脚它就吓得跑了。” 

有一瞬间,加隆看到那水晶一样的蓝眸闪过寒冰一样的光泽,随即又化为无波的潭水一样的平静。 

“喔,这样啊。” 

淡到极点的语气让加隆听不出说话人的心绪,但凭借先前他在树林里偷看到的一切,他可以猜测到那狼对米罗的重要性。 

米罗低下头沉默了片刻,似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我累了,请你抱我下去吧。” 

加隆一怔,米罗的要求让他非常意外,感觉这话怎么也不可能从他口中说出来。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虽然疑惑,加隆还是笑嘻嘻地伸手抱起了米罗。但让他更意外的是,米罗不仅没有半点不自在,反倒象是要找个好位置似的在他的怀抱里轻轻地调整坐姿,甚至还主动地把头紧贴上他的胸口。胸膛上那奇妙的温热、卷曲的发梢扫过脸庞的微痒让加隆不由心神为之一荡。 

“你真是很热情啊!”加隆不怀好意地笑道,抱住米罗腰部的手臂收紧了一些,手指暧昧地在他柔软的腰肢上滑动。 

怀中人默不作声,也不挣扎,仍然象一只心满意足的小猫一样静静地蜷缩在他的怀里。这样不合情理的表现反倒让加隆有些不知所措,他停住了按压在米罗腰部手指的蠢动,一边往下走一边默默地凝视着米罗粉嫩的脸颊。 

垂下的浓密而修长的睫羽掩住了米罗的眼眸,让加隆看不到那双蓝眸正在流转着怎样的光芒,挺翘细致的鼻梁俏皮地轻轻皱着,泛起少许细小的皱纹,优美的唇弧微抿了一下,随即扬起了浅淡的笑影。他的整个神情都充满了宁静的韵味,仿佛他正被仁慈的圣母抱在怀里。 

这样全身心信赖的表情让加隆看得发愣,虽然觉得好象是看到一只狡猾的狐狸突然变身为一只温顺可爱的小羊羔一样的诡异,但内心深处还是按压不住地涌上一股暖流,抱住少年身体的手臂也格外地温柔起来。 

“你很喜欢我。” 

怀中人突然轻笑了一下,眼帘轻巧地翻起,蓝眸闪动着打趣的光芒。 

加隆微微一怔,随即了然,原来刚才所有的不合常理的举动都是为了探查我的心思,你果然还是只狐狸! 

他坏坏地一笑,“是啊,我很喜欢你,喜欢到想要扒光你的衣服让你在我的身下颤抖!” 

米罗“吃吃”地笑着,对加隆的话毫不在意,“你的心在说这些话时很痛吧?” 

“很痛?这真是好笑……” 

不待加隆说完,米罗抢先说道:“因为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所以心里总是感到很痛,想要用羞辱的言语和行为伤害他,以达到减轻自己痛苦的目的,这就是现在的你,对吧?” 

锋利得好似刺入骨髓的话语让加隆卒不及防。 

“可笑的推测!”加隆的脸扭曲了一下,随即泛起一丝冷笑,“你太高估自己了吧?你有什么魅力让我迷上你?再说我怎么也不会喜欢上一个男孩子的!” 

话刚说完,加隆就后悔不已,我怎么又笨到被他牵着走呢? 

果然,米罗轻轻地笑了起来,那笑容怎么看都象是抓住了加隆的尾巴一样的得意,“那就好,我本来还担心爵爷不正常呢,现在看来我是多虑了。” 

他不再理会加隆,重新合上了双眼。 

我真是大意了!竟又被他摆了一道!加隆气恼不已。但是气归气,心中还是很喜欢他的机智,觉得跟他斗嘴有象喝醇酒一样微醺的快感。 

不管怎么说,主动权还是掌握在我的手里,我倒要看看你怎样翻出我的手掌心! 

怀中的米罗微抬了一下眼皮,瞄了加隆一眼,笑得象偷吃到到蜂蜜的狐狸一样的愉快。 

我知道你喜欢我,你越是否认,你的心越是狂跳,哎呀,我得好好利用这点! 

不用说了,“银眼”肯定在你手里,怎么找到它倒是个难题,要想从你的口中套出它的所在可能不是那么容易。另外,能不能找到脱力草也是一大难题…… 

他正思索着,耳边传来嗡嗡的低语声,抬眼一看,大厅就在眼前。 

他将头转了一下,半边脸都埋进了加隆的怀里,另一边因长发的掩盖,只露出睫羽轻颤的眼帘和少许泛红的脸颊,那正在恶笑不止的唇角全然不让人看到分毫。 

看着怀中人驾轻就熟地扮演起羞怯的小新娘一角,加隆心情大爽,他低下头故作柔情无限地亲吻了一下米罗的眼帘,“亲爱的,演技不错啊!” 

“彼此彼此!” 

愉快斗嘴的两人很敬业地表演着温情脉脉的浪漫喜剧,羡煞大厅里一干目瞪口呆的观众。 


评论

热度(41)

  1. zhengmomo网上闲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