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momo

【圣斗士/粮食向/米罗/撒加/加隆】 夜的第七章 之五

昕月:

五、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能击败我们,能击败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


苏兰特做了个手势示意艾尔扎克住嘴,继续俯视着他,“加隆,你这是在恳求我们的帮助?可是我们凭什么要去相信你的话,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谎言,谁知道你心里到底在盘算什么,或者你还想着利用索罗家族的势力去做些什么,索罗家族因为你已经失去了太多,你还有什么自信能觉得索罗家族会去帮你这个忙,你难道忘了你利用朱利安少爷对你的信任却背叛了整个家族,而至今家族还因为你当时的行为而牵连,你竟然还能理直气壮得说只有我们、只有索罗家族才能帮忙……不觉得可笑吗?”


加隆迎着苏兰特目光,想再去说些什么,却是嘴唇嗫嚅着一个字也说不出。他知道现在任何的辩白或是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他们曾有多如何信任他、那之后所承受的伤害就有多大,他所带给和回报他们就只有背叛和利用,而如今的自己却还试图用自己曾所舍弃的情义来说服他们、感动他们,加隆微微低下了头,给了自己一个嘲讽的微笑,而这样的一个小动作并没有逃过苏兰特的目光。


“你们这么能这样对待我可爱的海龙?”突然出现的青年男子声音打破了屋里的沉默,他的声线温柔而醇和,音调有点往上扬显得亲切,但是却可以感受其中散发得那种强大的威严,让人不得不收起任何轻视之意,转而换上敬畏的表情。


“朱利安-索罗,”加隆盯着来人,虽然许久不见但是青年的模样还是如以前那般并未有多大的改变,除了脸色略显苍白,而他打理得一丝不苟略卷的长发搭在肩上,深灰色的经典款式大衣里面是银白色的丝质衬衫,虽然简单却衬托着他整个人与众不同的高贵气质,他那双眸子蓝得近似大洋深处翻滚涌动的浪潮般,深不可测、不可琢磨,好似在酝酿下一个漩涡,恍惚间就会卷入被吞没……


苏兰特松开手退到旁边,朱利安走到加隆面前帮他把捆绑的绳索解开,“我说过多少次,过去的事情都已过去,我这里会永远向你敞开大门,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亦会尽我所能,我大概知道你来的目的,我想我们之间可以谈谈。”


随后朱利安-索罗朝加隆伸出了手,加隆抬起了头,他们的视线在那刻交织在一起,他抓住朱利安的手,那刻他知道他成功了,可是他也明白了他将要付出的代价。


“朱利安少爷……”看到加隆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后,苏兰特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苏兰特,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朱利安抬起了手阻止了苏兰特,“其实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或是在意什么,你大可去想这不过是种相互利用的关系,加隆利用我们,我们利用他,这样的关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朋友或者其他感情更亲近也更可靠,而且我们和海因斯坦集团的一切也该有个了断,加隆来找我们,对我们来说不也是个不错的时机吗?”


“可是……”


“你其实不也接受了加隆的说法,他所说的那些其实不也已经打动了你吗?加隆所说的那些究竟是否是事实我们其实都是很清楚的……苏兰特,加隆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想你比我更清楚,过去并非不可过去,我们是失去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而他也付出巨大的代价,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坚持的信念,而因为某些原因发生碰撞产生撞击却难以避免,其实我们都没错,我们现在就是该摈弃这些过去和障碍,没有比什么合作和目标相似这些更重要的,也许只是短暂的,我们现在和加隆只能互相信任,过去的都已过去,没必要成为枷锁来束缚我们……”


“这些我都知道,朱利安少爷。”苏兰特紧紧抿住嘴唇,其实他何尝不明白和理解朱利安的做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度和立场,可是每个人的心里终究有道坎,加隆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并且背叛了他们,现在却又来和他们说情义,即使立场和信念不同,终究也是很难再回到当初。


朱利安走过去像是安慰般,拍了拍苏兰特的肩膀,继续说道:


“你可以选择相信或不相信他,虽然我和你们一样曾觉得他把我们带入地狱,而现在他却自己选择步入地狱,先不去说他内心真正的想法和动机,这样的勇气不是每一个人所能具备和拥有的,你们不能,而我同样也不能,所以我们现在所做的只能是去信任他,也许互相利用这样的关系反而比那些口头所谓的情义关系反而更能长久,毕竟说到底都是为了各自的立场。”


苏兰特并未去接朱利安的话,他用手抵住下颌,似乎陷入了沉思,这场他们和加隆之间的博弈,现在已经很难去想最终会是什么结果,他现在所做只是能等待……


撒加走出办公室,却没想到拐弯处被拉达曼迪斯伸手拦住,他略带疑惑得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个表情冷硬的男人,这之前他们虽有争端但是在正式场合还是维护表面和平的,而这次拉达曼迪斯表情明显不善,撒加眼角扫向四周,他看到不远处的巴达连因,那是拉达曼迪斯最得力也是最忠诚的下属,此刻他的表情有些奇怪,撒加看到他的表情是略带焦虑的,似乎是想阻止自己的上司,撒加于是轻推拉达曼迪斯的手,“你喝多了。”在这样的时候他并不想和他多做纠缠,计划已经按照预期进行,米诺斯和拉达曼迪斯已经签下了文件,意味着罗网已经拉开了,可以请君入瓮了……


可是拉达曼迪斯似乎并不在乎撒加的退让,相反他就在那刻就借此直接抓住了撒加的手腕,反扭到腰后,在拉达曼迪斯这样突然而迅速的袭击下,撒加还来不及反击就被他抵到了墙边,拉达曼迪斯用另只手肘顺势压到他的脖颈,他的眼眸此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染上一层腥红的颜色,表情狰狞,像只被激怒的野兽,杀机呼之欲出。


“你发什么酒疯?”撒加试图挣脱,可是拉达曼迪斯的力气似乎很大,那种窒息感袭来让他瞬间动弹不得。


“啧啧,这是怎么啦?”


正在此时,身后响起艾亚哥斯的声音,撒加和拉达曼迪斯转过头去,他似笑非笑看着他们,此刻看在拉达曼拉斯眼里颇有些刺眼。


“和米诺斯说声,我先回去了。”看到出现的艾亚哥斯拉达曼迪斯旋即松开了手往外面走去,而巴达连因也跟了过去,然后很有深意了看了撒加一眼。


“这是怎么回事?”艾亚哥斯伸手扶了撒加一把,他巧妙得侧过身体,挡住了墙角的监控设备的拍摄角度,借势贴着撒加的耳边问道。


“莱米死了。”撒加说道,随后他活动了下被拉达曼迪斯扭住的手腕,可以看见上面泛起微微的青紫痕迹,拉达曼迪斯的力气很大,他似乎很确定自己就是凶手,他那时的目光是充满愤怒的,现在得了解这件事的始终,莱米算是拉达曼迪斯比较信任的下属,为何他会死?为何拉达曼迪斯要找上自己,这一切到底又是何走向?


艾亚哥斯心头一掠,莱米就是拉达曼迪斯派来跟踪自己的那个人,他还没来得及告诉撒加这事,而那天他有意让米诺斯看见拉达曼迪斯的安排,就是想知道米诺斯该如何应对,他的直觉告诉他米诺斯和拉达曼迪斯并没有表面上那般和睦,比起拉达曼迪斯对撒加的猜忌和戒备,他甚至觉得米诺斯虽然在表面上看起来也很在意撒加,但是他的内心对拉达曼迪斯是最介意的,他们俩之间最隐秘的争夺估计还是撒加没有力量能涉及的,艾亚哥斯觉得有必要把自己最近从米诺斯那里得到的所见所闻整理和撒加商量下,现在这个形式一点疏忽都是致命的,罗网才开始布下,离收网的时刻还早……


“艾亚哥斯先生,麻烦和米诺斯说下,我也先回去了。”撒加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他的面部表情和往常无异,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随后他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西装,向电梯口方向走去。


“要小心。”擦肩时,撒加的声音传到他的耳中,艾亚哥斯并没有接话,这幢大厦里监控无处不在,他必须控制好自己的各类情绪,哪怕一点点的异样都不能被米诺斯他们发现,他从口袋里拿出了烟盒,点燃打火机吐出袅袅烟雾,他想莱米这次事,十有八九是米诺斯干得,顺便嫁祸给撒加,这样撒加和拉达曼迪斯之间的关系将会更加恶化……


“哎呀,米诺斯,你这样玩到底算什么?”艾亚哥斯走进办公室,而米诺斯正坐在沙发上打开了一瓶红酒,殷红的液体顺着他的动作缓缓被倒入高脚杯中,宛如血色荡漾。


“艾亚哥斯,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我觉得我之前我高估了撒加,没想到他就被拉达曼迪斯抵在墙边都无法反抗,我还期待他能反击,你可以知道之前那次出事时,撒加的表现有多可怕,拉达曼迪斯根本没能力还击,他被撒加步步紧逼的样子还是有点可怜,急于辩白却越辨越混乱,原本多么有力的证据最后让人感觉都在嫁祸,真是太精彩了……”


“啪啪……”响起的巴掌声打断了米诺斯,他抬头看到艾亚哥斯正冷脸看着他,两人所处位置形成的高度差异,让米诺斯感到了一丝的从来没有过的压迫感,这种感觉即使是面对那位大人也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他几乎是下意识得坐直了身体,那种感觉一定是某刻的幻觉,他了解艾亚哥斯就如同艾亚哥斯了解他,他相信艾亚哥斯能明白他的做法,撒加和拉达曼迪斯之间的争斗越来越激烈才是他所希望的,这样的争斗最终都会不可避免得触及到集团的利益,那才是精彩的时刻,因为那是那位大人最厌恶的行为,而那时就是他最好的机会……


“艾亚哥斯,你还不明白吗?我和你之间不仅仅是那摞纸质合同所约定的关系,因为这样的契约关系你该知道是无法来束缚我的,我想要什么我想你甚至比我自己还清楚,我得不到的你也会比我更清楚知道结局……”


米诺斯的话还没说完,感到一股弥漫着甜腻气息袭来,然后他的视线全部笼罩在一片红色中,还来不及伸手拭去被泼到脸上的红酒,他就看到艾亚哥斯手中的酒杯已经空了,随着一声清脆的玻璃器皿落地声后,一片酒杯碎片就出现他的面前。


“别威胁我,威胁我的下场你也会比我自己更清楚……”


“哈哈……”米诺斯就在此时笑了起来,路尼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情景,他的上司被玻璃碎片抵住了颈动脉,却看不到有任何畏惧或恐慌的表情,他只是伸出手抓住艾亚哥斯握着玻璃碎片的手腕,表情略带兴奋得说道:


“艾亚哥斯,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不是也期待这场游戏更精彩吗?你总不会去干半途而废的事情吧,相信我,这个游戏才刚开始,会越来越精彩的。”


变态加疯子……这是路尼那刻所有的想法,虽然他很快就在内心告诫自己要有修养注意措辞。将一摞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后,他迅速退了出去。


评论

热度(83)

  1. JasmineFa昕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ccelianchan昕月 转载了此文字
  3. zhengmomo昕月 转载了此文字